顺为资本程天:成立仅四年,怪兽充电是如何实现后来居上,成为行业领军者的?|在顺为

2021-04-02  IPO 被投企业

北京时间 4 月 1 日晚,怪兽充电正式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股票代码为“EM”。从行业后来者到跻身“三电一兽”,再到摘得“共享充电第一股”,怪兽充电改写共享充电行业格局仅用了四年。

对于本次怪兽充电 IPO,顺为资本合伙人程天表示:“自 2017 年怪兽充电成立以来,顺为资本很荣幸能够与创始团队携手同行,协同小米公司等股东,从天使轮参与公司的成长,并提供多维度的支持,我们通过人才网络、行业经验、资本以及资源的助力,在供应链、产品、人才以及运营等各个方面协助怪兽充电团队推进业务发展,实现在共享充电领域的厚积薄发,成为行业的领军者。”

近几年,关于共享充电宝的质疑声不断,相信大家都会好奇为什么资本会青睐于共享充电宝这个细分赛道?它的商业模型好在哪里?以及怪兽充电为何能在短短四年内后来居上,成为行业的领军者?IPO 之后,怪兽充电会向什么方向继续发展?……

|图为怪兽充电及顺为资本团队

近日,36 氪对顺为资本合伙人程天以及高瓴资本与清流资本的投资人进行了一次完整复盘。在下文中,你将了解:

  • 顺为团队为何会选中共享充电宝这个赛道?
  • 顺为资本合伙人程天是如何看待外界不断的质疑声的?
  • 陪伴怪兽充电成长四年以来,顺为团队都在背后做了哪些助推?
  • 顺为资本、小米、紫米是如何相互协作,始终为怪兽充电的发展助力的?

……

共享充电宝被群嘲的17个月里,怪兽和它的投资人做了什么?

本文转载自36Kr

文|吴睿睿

编辑|刘旌

在纳斯达克交易厅看到彩带飞落的那一刻,怪兽充电的投资人们最可能回想到 2017 年那个凛冬。

同冠以“共享”帽子的项目们被扫到台风尾,其中被王思聪立贴为证的充电宝首当其冲。仅仅在半年多以前,充电宝还是比单车更火热的赛道,40 天内就曾发生 11 笔融资,35 家机构投出了 12 亿元。而此刻的共享充电宝却是一个接一个宣布失败,近 10 家公司相继开始清算。

幸运存活的怪兽充电也从不差钱落到了拮据境地。从当年 11 月到 2019 年 4 月,整整 17 个月,原本平均三个月就要融一轮资的怪兽充电没有再公开融资消息。它背后的投资人们日子不比企业好过,群嘲共享经济成为某种政治正确,顺为资本、高瓴、小米、云九、清流、蓝驰……这个堪称豪华的班底无论在内部还是市场上都倍感压力。“基本没什么声音是说它好话的,”清流资本合伙人刘博对 36 氪说,“我们只能抱团取暖”。

或许很少有人想到故事会再一次翻转。2019 年,怪兽充电宣布实现盈利,相继完成两轮融资,迎来了软银、中银国际、高盛等新股东。渡过疫情之年后,怪兽以行业第一的市占率登陆纳斯达克,成为“共享充电宝第一股”。4 月 2 日,怪兽充电开盘价报 10 美元,较发行价 8.5 美元涨17.64%,市值达 27 亿美元。相比当年曾被寄予“平台型机会”的期望,这个市值不算高,但也足够证明投资人们最终没有落败。

所以,逆风翻盘是怎么发生的?在无人问津的 500 多天里,被群嘲的投资人在干嘛?

「跌落谷底」

刘博最开始意识到风向转变,是从 2017 下半年接到一份采访提纲开始。这份提纲写道:共享充电宝出现安全问题、苹果拿下 wifi 充电专利以后用不上充电宝了、这可能是个伪需求……这些问题你怎么看?

她当时迟疑地“啊?”了一声,有点惊讶。她自己是怪兽充电重度用户,也在街头看到使用者越来越多,感受是这个需求正在被证明而非证伪。关于安全问题她去查了新闻,发现这个问题的论据来自一则资讯标题——有人借了 3 个充电宝来用,发现充电时会过热。“没人去看过 paper,也没人去做研究,好像这就是个可信的事实了。”

但情绪从来是不讲道理的。事实上,充电宝项目无论是热闹还是冷清,其实都是共享单车的某种映射。早在共享经济成为一个风口前,街电、来电、小电包括一些本地共享充电宝就运行许久,却根本不在风投机构的视线里。它开始被资本青睐的时间点正出现在 ofo 和摩拜的最剑拔弩张的融资时期——当大部分机构意识到自己将注定错过这场游戏时,被同样冠上“共享”之名的充电宝,瞬间成为投资人们的必争之地。

这恐怕是中国 TMT 风险投资历史上最焦虑的一段时光。

质疑发酵成普遍的悲观情绪。几个月前还有很多朋友拜托刘博争取投进的份额,但到了那一年底大家见面谈论的问题就变了:是不是真的有需求呀?能有利润吗?“看牌的心理就会多一点了”。

但这恰恰是怪兽充电最需要钱的时候。2017 年最后一次拿到钱的 11 月,怪兽的柜式机刚刚上市,准备用它迭代掉此前的主力产品桌面机。顺为资本合伙人程天回忆,他在这个项目上最焦虑的时候,就是因为“发现桌面机不太 work”。最开始这个形态看起来非常性感:颗粒度小,接触面广,产品触达到用户手边。但运行了一段时间就发现,不仅产品用起来接通率低、丢失率高、IoT 经常连不上,商家运营也难。所谓“桌面”其实很多都不是嵌入桌体、与电源直连的,如果桌子附近没有电源,就需要店家帮忙运维充电,否则产品就闲置在那儿。

根据蔡光渊彼时对 36 氪的说法,这样的产品已经覆盖了上百个城市了。此时的怪兽充电面临着双重困境:一面是桌面机的使用率低,担保入金下降;一面是新产品上市,重新做产品、地推、跟谁合作、跟商家分成,很多问题需要重新梳理,更需要钱。

“我们又不是开天眼的,这事能不能 work,在那个时间点怎么知道啊?”程天坦言。

不过,真正令刘博困扰的是,沸反盈天的舆论里,很少有人关注怪兽的变化,“总是那些老问题”。有段时间,她觉得自己处在行业和外界的切点上,两个世界关注的问题完全不一样。她想站出来帮怪兽发声,又缺少契机,“它确实也不是到了什么节点,没融到资,数据有的时候掉下来一个月,又涨上去。但你有一种感觉,它还可以往前再做做。不像外面说得这么差,这么不堪”。

“只能说舆论就是舆论,”刘博强调,“这真的就是两个世界。”

程天那时的方法是不去管舆论,保持大心脏:“再怎么群嘲都是局部的,不是你生活中的绝大部分。”他的说法是,因为常年做科技投资,大多数项目都有很高的不确定性,他已经习惯了这就是工作的一部分。“可能偶尔会有人写一写,那就写一写嘛。”

「股东救市」

2018 年,程天“花了很多精力”帮怪兽融资,蔡光渊也四处见各路投资人。刘博跟他聊天时,谈话主题经常是“今天见了个投资人”,过几天结果是“没拿到钱”,两个人就互相“打打气”。

除了找钱外,投资人们的时间主要花在帮项目解决固有的 bug。刘博主要看消费品赛道,给了蔡光渊很多建议。最开始他们的讨论是可以在机身上印广告、扫码后弹出开屏广告等,对现金流也有好处。试行一段时间后,蔡光渊就把这些都去掉了,刘博理解“这种时候要把体验做得更纯粹些”。程天则跟着创始团队经历了从桌面机到柜机的转型,供应链上出现的问题大多由他和小米的战投部门一起协调着解决。

这一年底,找钱的努力最终依然宣告失败,但柜机的地推进程已经迫在眉睫。它的主要竞品小电科技在 2018 年 3 月份就拿到了新一笔融资,首要用处是城市扩张。最终,顺为资本、小米、高瓴决定不再等待,自己出手做内部轮(参与方均是老股东的轮次)。这一轮最终公布的金额为 3000 万美元,与一年前 B 轮的 2 亿人民币区别不大;其中只新增加了两个股东,一个是新天域资本,另一个则是人称“阿干”的前美团点评 COO 干嘉伟,此时他已经加入高瓴担任运营合伙人。

高瓴创投执行董事肖永强告诉 36 氪,怪兽没拿到钱的 17 个月里,“其实我们内部比较淡定”。之所以领投了内部轮,是因为这件事从内外环境和大趋势上都说得通:“用户需求比预期中高很多,经济模型也不错;团队的产品、内部系统和管理能力是行业里最好的;且个人充电宝大量闲置、难以回收,是巨大的浪费,共享充电宝的普及绝对有价值。团队的产品、内部系统和管理能力也很优秀。”

值得一说的是,肖永强在来到高瓴之前供职于顺为,和程天一起在早期参与了怪兽项目。在程天看来,几家机构投资人之所以能在这个项目中“没有防备、背靠背”与此很有关系:“顺为、小米、紫米本身是背靠背的,高瓴和清流是信息拉平的,这个机缘巧合就相当于三家都拉平了。”按程天的说法,怪兽的董事会“不太典型”、“非常融洽”。

这之后不久,投资人们等来了久违的好消息。2019 年初,怪兽充电开了一次董事会。程天告诉 36 氪,团队呈现数据时,他们看到“崛起的曲线非常非常非常明显”。他抬头跟身边的干嘉伟交换了个眼神,都没说话,但传递的信息是“这事儿行了”。

「一个意外的资本故事」

大多数失败的共享经济项目往往是资本驱动,钱管够,只怕烧得慢,最后死于资本间的博弈,ofo 是典型案例。但至少目前看起来,怪兽幸免于此。其背后的原因,或许在于这是个不典型的资本局。

一般来说,项目的早期和成长期会由拥有不同偏好的机构支持。但怪兽充电从天使一直到 C 轮,资方阵容基本变化不大。尤其在早期,顺为、小米集团、紫米组成的兄弟公司以及关系匪浅的高瓴和清流是两派绝对的 key man,其后引入软银、中银国际、高盛等股东可以看作为登陆二级市场所做的准备。从招股书披露的股比看,机构股东中,阿里以 16.5% 的持股位列第一,高瓴、顺为、小米集团分别持股 11.7%、8.8% 和 7.5%。

程天向 36 氪解释道:“前面一段时间还是在摸索的,那我们就自己来弄嘛。(引入新股东)你还得说服,还得解释,有时候还是比较辛苦的。”一个意见相对统一的“融洽董事会”,对初创企业的意义不言自明。

多位怪兽充电的早期投资人都对 36 氪表达过,这个项目对他们而言是特别的,“倾注了额外的精力和感情”。除了共患难的情感,这种例外或许来自,投资人们都的确深度参与了项目,“从小看着长大”。

最早接触到蔡光渊的是清流。在做怪兽之前,他就曾带着一个卫生棉条的项目找过清流。结果“被打击了”,但王梦秋和刘博都很喜欢这个创业者。因此共享风口起时,清流主动建议他关注这个赛道。

程天见到蔡光渊团队的几天后,顺为就拉着紫米和小米的战投部成立了工作小组。一周后项目过会,“雷总非常坚定。”从此之后,怪兽的产品由紫米的供应链生产。紫米是负责研发移动电源及相关配件的小米产业生态链成员,小米充电宝的江湖地位就由紫米奠定。

即使是彼时更以中后期投资闻名的高瓴,也表现出了格外主动的姿态。36 氪了解到,2017 年春天清流的王梦秋给张磊介绍这个项目后,高瓴在天使轮就加入,成为参投方。其后,高瓴连投六轮,还成为了其 IPO 阶段的基石投资人。上述怪兽充电的至暗时刻,也是高瓴领投了内部轮。

幸存于共享经济后,他们试着重归合适位置。蓝驰创投管理合伙人朱天宇对 36 氪表示,在投资怪兽充电前,他们跟早起步的几家都交流过,但怪兽充电的创始团队是“最优秀的”:拥有外企、民企、互联网巨头的任职经验,又创过业。那时蓝驰到各个城市做过一轮地面访谈和测算,发现怪兽投放的点位确实有人在用、使用频次高,最终的帐算的过来;同期的一些竞品看似铺设量远超,但很多都是无效点位,贡献的收入很少。

程天第一次见蔡光渊之前,已经见过了多个类似项目。但那天蔡光渊带着一份 excel 来,上面除了有测算、模型,还列着一串他在行业里的人脉资源,包括实践一份 BP 需要的各种角色。程天表示,这意味着这个人想好了能在多久之内招募到足够的人,“他还是非常严肃地考虑这件事”。只聊了一个小时,程天就决定扣扳机。

清流资本刚开始只是觉得蔡光渊这个人“有 sense、极度聪明”,但经历过怪兽的跌宕四年后,觉得他身上最珍贵的是“知道资本是他的资源,且很珍惜手中的筹码”。2018 年和疫情时,刘博很忧心怪兽的情况,但蔡光渊每次 update 业绩都会创造个情绪曲线:先如实讲他们遇到的困难,然后呈现他们的结局方案和已经做到的事,最后以一个上扬的语调作为结尾;如果在微信上交流,就是句尾的感叹号。而他每次报给清流的点位数和销售额预期,最终往往会超过,渐渐刘博就意识到,蔡光渊在管理投资人的预期,“把预期往保守里做,自己去执行的时候就拼全力突破”。

共享经济留给新经济公司的最重要一课是,不要编一个美丽的故事去讨好资本,否则最终会陷入彼此折磨的疯狂境地。而在这个项目中,创始团队和投资人都找到了合适位置,用程天的话说,“团队主驾驶做得很好,我们这些绿叶也不错”。这或许才 27 亿美元市值之外,怪兽充电对新经济行业的更大贡献。

background

提交商业计划书

查看 被投资公司

立即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