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启》开启 “盗笔宇宙” 新未来,南派泛娱却只想做一家 “慢公司” | 顺为系

2020-09-17  被投企业

​近日,由南派泛娱、爱奇艺等联合出品的悬疑探险类网剧《重启之极海听雷第二季》(以下简称《重启 2》),于 9 月 13 日晚 20:00 登陆爱奇艺播出。

《重启》改编自南派三叔同名小说,由南派三叔亲自担任编剧,潘安子指导,朱一龙、毛晓彤、胡军、陈楚河、陈明昊、黄俊捷主演。第一季主要讲述吴邪、张起灵以及王胖子组成的铁三角为寻找吴邪的三叔,重新踏上冒险之路的故事。三人在南海王地宫、哑巴村、十一仓经历了重重冒险之后,终于在十一仓找到了三叔的关键线索。第一季播出后收获亮眼成绩,豆瓣开分 8.6,斩获 118 个热搜。

“看着豆瓣分第一次到了 8 分以上,总算觉得这么多年的执念是值得的”。《重启之极海听雷》开播后豆瓣开分 8.6 的成绩,成就了盗墓题材、尤其是《盗墓笔记》系列 IP 的高光时刻,总制片人陈戴阁也在朋友圈感慨道。

她也是南派泛娱 COO,2014 年她和南派三叔等多位合伙人创立该公司,从事 IP 开发与运营。从 2015 年投资参与《盗墓笔记》季播剧开始,陈戴阁和南派泛娱一同经历了系列 IP 影视化的每个作品,只是她也发现,无论是否参与、参与程度或深或浅,影视化的 “结果” 往往都需要《盗墓笔记》这个 IP 来 “承担”。

“观众不会去探寻影视化比较深层次的内容,对他们来讲这就是《盗墓笔记》。既然如此,我为什么不从头开始,从定位开始,做一部自己希望的《盗墓笔记》的样子,做一部好看的盗墓探险剧”。诚如剧名,他们希望 “重启”,无论是《盗墓笔记》的影视化之路,还是大众心中正在固化的 IP 认知。

《重启》是南派泛娱真正从项目定位、剧本创作、班底搭建、演员合作、影视拍摄、后期制作、终端上线全流程主控参与的第一部影视化作品,历时 4 年时间。豆瓣上 18.5 万人打下 7.9 的高分,知乎评分 8.6,开播之后该剧迅速在猫眼、灯塔、骨朵等数据平台上抢占热度榜前列,陈戴阁并不掩饰这份 “超出预期” 的惊喜。

她用 “夏日限定” 小龙虾来比喻盗墓题材的发展。2015 年是尚未大众化的阶段,彼时还可以称之为题材红利,但是经过了这几年盗墓影视剧的轰炸,“它已经从一道特别欣喜的菜变成了家常菜”,这种情况下,题材内容的创新度和新颖性才是破题关键,“你要做出自己独特新颖的烧法”。

一、举重若轻,

        在 “盗笔宇宙” 里寻找《重启》

在 “盗笔宇宙” 里,《重启》到底处于什么样的位置?应该去用哪些人物讲一个怎样的故事?它应该在世界观里占哪一部分?《重启》播出后,这些问题并不难回答,但是对于 2017 年项目萌芽期的陈戴阁来讲,这是 “最大的事儿”。

《重启》的特殊性在于,它是《盗墓笔记》的衍生 IP,但又不是典型的 IP 改编剧,它的所有内容都是从零开始、全新构建的。2017 年南派三叔开始创作剧集剧本,并于 6 月 5 日开始在公众号更新《重启》小说,这个故事真正开始面世。

一切从头开始,也让一切回归初心,还体现在《重启》的内容架构上。相比《盗墓笔记》中庞大的世界观、复杂的人物关系,在陈戴阁的思考里,《重启》应该是宽阔道路上的一条 “直路”:包袱轻一些、人物关系简单一些,世界观搭建少一些。

“我们把这个事情看的很重,但是做得很轻,只是想简单的能够把故事的前因后果串联起来往下推进”。十年后铁三角的重聚重启,寻找无邪三叔的命题回归,莫不如是。

一个矛盾点在于,作为 “盗笔宇宙” 的延续,《重启》既要举重若轻讲好自己的主线故事,还要能够完美承接 “盗笔宇宙” 的世界观、人物感,以及 “稻米” 们的期待。

导演潘安子的入局无疑是一步妙棋。相比南派三叔这位 “盗笔宇宙” 的创造者、陈戴阁这样深耕 IP 开发多年的制片人,潘安子是 “盗笔宇宙” 的闯入者,这也意味着他会通过他的镜头语言以全新的方式去讲述整个故事。“他第一句话就是跟我讲,他不是《盗墓笔记》的观众”,陈戴阁回忆道。

她和潘安子的结缘要从 2016 年电影版《盗墓笔记》说起,当时导演的《快手枪手快枪手》被她视为有力竞品。“我发现他在男性探险类题材上很有自己的想法”,在她的坚持下,电影导演出身的潘安子执导了第一部网剧。

只是问题也随之而来,他不曾了解过的 “盗笔宇宙” 该如何呈现?

“我们专程找了 IP 监修委员会的资深 ‘稻米’ 每天跟在导演身边,帮助导演做《盗墓笔记》世界观、故事内核的梳理,一个个沟通、一个个架构,整整一个半月。我认为这远比导演自己去读九本原著来的要有价值”。原著粉和导演的搭配,某种程度上也让《重启》完成了书粉和普通观众的认知嫁接。

《重启》中无论是吴邪和胖子之间的打闹嬉笑,还是和小哥之间的默契,都精准抓住了铁三角之间的人物关系和人物状态,让资深书粉感知到熟悉的味道。同时在故事的处理上,《重启》又不至于将普通观众阻隔在故事之外,第一集快速交代的人物的前世今生,也大大降低了观众的追剧门槛。

二、年龄、代际、善恶的边缘,

     《重启》怎样讲好 “人” 的故事?

依托《盗墓笔记》故事而来,《重启》最受关注的当然是铁三角的选择。“每个人心目中对铁三角的认知和感觉都是不同的,我们只能去寻找他们的共通处,强化观众对铁三角的代入感”,最终她选择了 30 岁的吴邪、40  岁的胖子和 20 岁的张起灵。

在她看来,30  岁的吴邪是 “满级大神”,可以靠自己的能力解决很多问题,但又始终保持着内心的澄澈。这一点和朱一龙本身的感觉是非常相近的,“(朱一龙)演了很多年戏,很有自己的生活沉淀,但他又是一个内心特别干净的人”。

事实上,朱一龙诠释的吴邪一经上线便收获了大量观众的喜爱。隐退后的颓废、和胖子肆无忌惮斗嘴的欢乐、得知三叔消息时的迫切、得知生病后的发呆,决定重启征程时的神采飞扬,幻境中以为好友死去时的慌乱负疚、探墓时的冷静聪慧等,都被演技雕刻的细致入微。

除此之外,从《沙海》中走出来的陈明昊,愈发贴合人物,“他人往那里一站,就是王胖子”;饰演张起灵的黄俊捷,更是被陈戴阁赞扬,“他出来的那一下,我觉得他身上就有张起灵的气息”。

相比演员选择,对陈戴阁来讲,她最大的困惑点在于 “是不是需要去讲一个 20 岁的小哥、30 岁的吴邪、40 岁的胖子的故事”。或者说她在努力寻找一种感觉,十年后的老友相处,应该是怎样一种感觉,“不是年龄感的,而是人物关系”。

如今,这份困惑应该在观众的肯定声中得以消解,更多人开始接受《重启》中熟悉又与过往认知有所不同的铁三角。当然这也与剧集在处理三人之间的关系时,坚持的 “不只是纯粹的盗墓,而是有人与人之间的互动、情感交流的” 有关。

“爱情在人类情感共通性上是非常强烈的,但是这部剧没有恋爱,我们选择的是男性之间的兄弟情”。以铁三角在吴山居生活的情景为例,简单的聊聊天、吃吃饭,朋友之间的互怼和逗趣,恰恰是最贴近普通大众的日常,甚至于让他们在其中窥见或自己、或老友的影子。这也让《重启》有了更具现实代入感的一面。

随着《重启》的故事铺陈开来,胡军饰演的吴二白、陈楚河饰演的黑眼镜、谢君豪饰演的焦老板等陆续登场,他们每个人的支线与铁三角看似独立又不断交叉,共同架构起南海王墓的探险之旅。群像塑造的成功,也是该剧的一大亮点。

陈戴阁将他们统称为 “盗墓男团”,并为我们解构了其中的人物设定。以吴二白为例,他是曾经在《盗墓笔记》中被提及但并无过多着墨、太多人无法窥见其真相的人物,《重启》中他才正式亮相。简言之,这样的人物是有承接和发展的,而胡军的表演也将一个腹黑的老板形象完美呈现了出来。

另外一个有趣的设定是,《重启》中的人物多少都被赋予了一定的喜剧感,这也在某种程度上消解了探险题材的惊悚感。至于影视化呈现,在陈戴阁看来,这主要分为两种:

  • 其一是通过人物的性格状态去带一些人物本体的习惯,比如胖子说话自带喜剧感、铁三角的相处亦是如此;
  • 其二,主要是人物性格的多面性和反转性,像出场自带反派 BGM 的焦老板,人冷钱多,但在和吴二白等人对峙时,他又是该怂的时候立刻怂。陈戴阁用 “焦太狼” 来形容他。

三、举轻若重,

        用 “最原始” 的方法还原 “盗笔宇宙”

和筹备创作阶段的举重若轻不同,在整部剧的制作上,陈戴阁和《重启》则秉承着 “举轻若重” 的态度,从每一个场景的制作、到每一帧画面的剪裁、甚至是每一首配乐的恰到好处,都是认真考虑、仔细考量的。

“可能《盗墓笔记》体系的探险剧情,不是我们身边的事,但它一定是你想去做而不能去做的事。其实当下不仅是男性,包括女性,都有一颗去冒险的心”,陈戴阁以此来解读《重启》乃至盗墓题材的 “现实需求”。

为了尽可能去打造还原出这样一个极具惊险刺激的 “盗墓世界”,陈戴阁更是煞费苦心。一个时间节点是,2018 年 10 月《重启》开机,但是从 3 月份开始整个剧组的美术组就已经工作,用了将近 6 个月的时间通过画图去完成那个想象中的庞大世界。

之后便是拍摄中的场景搭建和特效衔接。以剧集偏前的铁三角从滩涂掉到南海王墓的场景为例,就存在着如何完成 “最真实” 的地面开裂、然后人从上面滚下来等问题。“这需要特效和美术的极大配合去完成”。

在实际拍摄中,剧组搭建了一个坡度大概 60 度、将近 15 米高的一个斜坡,然后用悬崖材质进行包装,斜坡下面有齿轮,差不多 15 个人左右可以推动。“铁三角都是直接从斜坡上滚下来完成拍摄的,然后我们再去做后期的特效设计”。

“我们属于实干派,用最土最简单的方法去完成”。诸如此类的 “大制作” 在《重启》中比比皆是,该剧的场景搭建和特效也迅速在大众口中成为 “最逼真” 的盗墓场景。不过如果制作只停留在这一层面,只能说是 “匠心”,称不上 “独具”。

在《重启》中,为了缓解长时间地下宫殿探险带来的观感上的不适,该剧始终以明暗线双线交替的方式推进,而诸如吴二白、黑眼镜等皆在剧中承载 “明线” 功能。这里的 “明线” 主要指的是色彩的光感度。特质制作加上人文关怀,也成就了这部剧的独特魅力。

一个必须提及的创意是,随着《重启》的热播,不少网友敏锐的发现该剧以片头的形式讲述了吴邪的前半生。这无疑是快餐时代的颠覆之作。“因为考虑到普通大众观看门槛的问题,我们想要通过第一集把故事的前世今生交代清楚,但是很明显第一集可用的空间是非常有限的”,陈戴阁坦承现实难题。

创意片头的念头萌芽时在去年 6 月,紧锣密鼓赶制了关于片头的每一帧画面和设计。“我们当时的团队是叫 IP 监修委员会,就是很资深的 ‘稻米’ 们将《盗墓笔记》九本书中最经典最核心的情节做逻辑上的梳理,对应的就是每一帧的画面”。

将近一年时间,整个片头在今年 5 月份才最终完成。“我们做的这个叫承前启后,是整个盗笔宇宙的连续剧。如果是其他类型的影视剧,可能会承载更多表达主题的东西,而不是表达内容本体,可能会有一些差别”,陈戴阁对未来的创意片头仍想法满满,在她看来,只要用心做了,观众是可以看到的。

四、“慢公司” 的进击,

       后疫情时代的南派泛娱

《重启》的热播,以及其所掀起的关于盗墓题材开发的话题,也将背后的南派三叔和南派泛娱推到了大众关注下。

2014 年南派泛娱成立至今,始终是市场重点关注的对象,只是近年来和盗墓题材热相反的,却是这家公司的愈发低调。在 2014 年至 2016 年剧集、电影、游戏多点开花之后,南派泛娱的最近一部相关作品还是 2018 年的《沙海》。

对此陈戴阁直言,从筹备到上线历时四年的《重启》便是那个造成他们与市场产生 “断层” 的原因。“我们现在是保持相对比较谨慎或者说比较小心的态度去做项目”。相比之前广撒网的参与式布局,他们更愿意以一种比较慢的方式交给市场 “能过线” 的作品。

而回归公司层面,《重启》也是南派泛娱在影视化道路上的一次全流程探索。比如主创团队分工上,南派三叔和陈戴阁各司其职:“三叔是总编剧和总监制,2017 年他一边做剧本一边做小说更新,到 2018 年我们所有的拍摄内容也都会交给他把控;我主要负责去把整个宏大的世界最大还原度的呈现出来”。|  南派三叔,《重启》总编剧总监制、南派泛娱董事长

“我从 2017 年开始到现在,我就干了这一件事”。在陈戴阁看来,自己和南派三叔都不是一个 “特别快” 的人,而是更青睐于稳健发展。“慢有慢的好处,像这几年影视行业、包括今年疫情,其实对我们公司的影响就很小”,陈戴阁分析道。

谈及公司未来的发展规划,陈戴阁强调道,“目前国内能够撑得起一家公司长期运营、并且能够做多元化延展、不是单一类型的 IP 并不多,我们还是要好好珍惜这种机会”。未来南派泛娱还将继续发力《盗墓笔记》系列 IP 的开发,进行整个盗笔宇宙的延伸,目前《藏海戏麟》《老九门 2》等已经列入规划中。

而深耕 IP 开发和运营多年,又自己操盘了《重启》,她对此有着自己的坚持:“在 IP 整体的延展性方面,我们会去做内容多元化比较契合的延伸。也就是说在影视化的改编过程中,首先内容要适合 IP 宇宙的内容设定,其次也要符合当前观众对所有内容的理解力”。| 陈戴阁,《重启》总制片人、南派泛娱 COO

除此之外,南派泛娱也在开发多种类型的新型 IP 项目。谍战类、科幻类的项目储备也已经提上日程。“对我来说,《重启》做完才会有更多后续的可能性”,陈戴阁直言。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个 IP 开发泛滥、被追捧也被质疑的当下,陈戴阁强调道:“无论是影视化还是游戏化,IP 开发应该基于比较好的 IP 监修的基本逻辑上,不对 IP 造成特别大的损耗,这点也是必须要去执行的,和每一次开发都要考虑的”。

后疫情时代,南派泛娱这家 “慢公司” 正走得有条不紊,稳步前进。

background

提交商业计划书

查看 被投资公司

立即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