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为资本合伙人李威:所有不以盈利为目的的在线教育企业,都是耍流氓

2020-04-16  顺为分享

近日,顺为资本合伙人李威就在线教育话题接受了 “每日经济新闻” 的专访。

在本次访谈中,李威先生清晰直接地点明了:
为何在 2012 年便开始关注在线教育领域?
什么是在线教育企业的核心考核指标?
在线教育之后的发展方向在哪里?
入职顺为资本 8 年以来,自己的投资逻辑是什么?
……

对于近期在线教育中概股被集体 “做空” 的话题,李威先生坦言:
造假是红线,永远不要逾越。资本市场是有记忆力的,错过一次,很难翻身。在线教育行业是造假的重灾区,希望从业者们恪守初心,不要被短时间的利益吸引,误入歧途。

欢迎大家阅读、转发,在评论处与我们分享你的思考与见解。

以下为专访全文:
每经记者:刘洋
李威说话直接。

这种直接,不仅体现在他抛出观点时的直言不讳,也在于在其面对记者时,可说/不可说内容之间清晰的界限。

这位本科主修数学,考研以第一名成绩 “跳槽” 英语系的北大毕业生,在 2003 年离开燕园之后,经历颇丰,从毕马威到渣打银行,从易凯资本到航天产业基金,从北京到伦敦再回国……在环境轮转之际、在空间变化之间,他始终将数学思维与双语的优势相结合,并将其发挥得淋漓尽致。

2012 年 5 月,李威加盟顺为资本,一待八年,成为其任职时间最长的公司。在顺为,李威深耕互联网教育和互联网金融等投资领域。他主导投资的在线教育企业—— 51Talk 于 2016 年上市,成为彼时中国在线教育赴美上市第一股,亦是顺为资本成立而来的第一个 IPO 项目。

(图为 51Talk 上市现场)

新旧年之交,新冠疫情突袭,一方面打乱投资机构的固有节奏,并衍生多级影响,如股市基本面震荡,并对一级市场产生明显的传导效应;另一方面,全民隔离在家的空前社会实验,也一度为在线教育发展带去极大红利。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独家专访顺为资本合伙人李威,试图复盘在线教育过往八年中的发展脉络、分析疫情之下在线教育的危与机,并尝试探讨后疫情时代在线教育的发展趋势及资本动向。

一、“阴差阳错” 的头名

时钟拨回 2012 年。那一年,小米、BAT、360、网易、搜狐等纷纷进军移动端。移动互联网、O2O 如今老生常谈的概念,则是彼时的 “时尚” 与 “风口”。众多风口之中,近年来风起云涌的在线教育赛道并不突出,不仅 “压根算不上什么”,甚至连 “在线教育这个词儿都谈得很少”。(图为 51Talk 上市现场)

当年 5 月,李威加盟顺为资本。“来到顺为之后,阴差阳错,第一个重度参与的项目便是 ‘一起作业’。” 李威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一起作业” 由顺为资本创始合伙人、CEO 许达来主投,李威则从执行层面深度参与。

“一起作业” 虽不是李威主导,却开启了他对于在线教育赛道的关注。不仅如此,经由该项目,李威得以与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王强产生联结,并为后来主导投资 51Talk 埋下伏笔。

“真格基金的徐小平、王强两位老师也投资了一起作业,在这个项目上倾注了很多时间和精力”,李威说,通过与徐小平、王强的 “接触与沟通” 及自身的参与,他对于在线教育整体的理解,也得以领先于一般基金。

不久,真格基金将其天使轮所投的在线教育项目——51Talk 介绍给顺为资本。顺理成章,51Talk 成为李威在顺为主导的第一个在线教育项目。

2016 年,51Talk 赴美上市,不仅成为中国在线教育赴美上市第一股,在顺为内部,也是第一个 IPO 的项目。“所以在上市这个角度讲,我算是(在顺为内部)拿了个头名。” 李威说。

一回生,二回熟。“一起作业”、51Talk 之后,李威开始主动寻找符合其内心深处标准的标的。此时,掌门一对一出现在他的视野之内。

李威同样用 “阴差阳错” 形容与掌门一对一的相遇。“阴差阳错,我找到掌门一对一这家公司,在 2015 年投了 A 轮”,李威说,如今,在在线教育一对一方向上,掌门一对一毫无疑问已成为行业龙头,“它后面的竞争对手可能只是他规模的几分之一”。

2012 年后 “在线教育” 为何成为风口?
专注在线教育赛道多年,李威见证过诸多公司从最初渺小的种子,逐步成长为年营收几十亿的巨人,对于 “发展历程中的波折、模式的转变、运营的细节” 也熟稔于心。

谈及在线教育从当初 “少有人知” 到如今成为 “风口”,李威认为其背后的成因、推动因素,主要与技术手段、人口结构及投资热度有关。

2013 年,当李威初遇 51Talk 时,后者的在线课程仍依靠 QQ 进行视音频传输,主力外教也身在菲律宾。“菲律宾并不是腾讯着力拓展的国际业务区域,外教在 QQ 上课时经常会遇到包括卡顿、断线等各种技术问题。” 李威说,但这不足以成为不做在线教育的原因,毕竟技术手段会越来越成熟。相较于 QQ 提供的早期视音频传输工具,尔后的音视频传输技术的确发展很快。

2014 年,李威也参与了顺为天使投资的声网 Agora 这一项目,其核心业务便是在线音视频传输,如今 Agora 的相关技术,已应用于诸多在线教育公司中。

“除了 Agora,各相关音视频传输技术的逐渐成熟,为在线教育行业解决了曾经阻碍已久的技术问题。” 李威说。

(图片来自声网 Agora 官网)

时间推移,不仅让技术愈趋成熟,也改变了用户群体父母的年龄结构。在线教育发展早期,家长们大多对互联网接受度偏低,遑论在线教育。

“现在更年轻的一代也成为了父母,他们的孩子也到了学习年龄”,相较于 2012 年,“如今大家更认为它是一个常态化的事情。所以从人口年龄结构上看,熟悉互联网的人群逐渐成为父母,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变化。” 李威说。

在技术手段、年龄结构之外,资本也逐渐涌向在线教育。李威表示,顺为资本无疑在该赛道发挥了带头作用。“你可以看到后期的项目,基本上沿着 ‘一起作业’ 和 51Talk 这两个方向发展。” 李威介绍说,“一起作业” 主要解决小学生写作业的疑难问题,此后出现的作业帮、猿题库等一批项目均意在解决该问题;而在在线英语一对一方面,VIPKID 等都是在 51Talk 大方向上所产生的多种 “变体”。

“后来甚至出来一些连我都很惊讶的业务,比如在线教钢琴。在资本的推动下,大家也尝试了各种各样的方向。” 李威说。

二、盈利才是硬道理

新旧年之交,新冠疫情突袭武汉,随后席卷全国、波及全球。在线下企业一片叫苦连天的同时,在线教育似乎迎来机遇——诸多在线教育公司股价飙升,仅今年 2 月,在线教育融资规模就逆势增长 275%。

在近日《每日经济新闻》主办的在线教育沙龙上,包括李威在内的诸多嘉宾均表示,虽然从短期来看,疫情的确给互联网教育带来一次巨大红利,但玩家之间差异化不足,同质化现象严重,“后期的留存、转化是很困难的事情”。

疫后,在线教育企业如何保持强势增长?

4 月 8 日,武汉迎来 “解封”,“战疫” 取得阶段性胜利,随后多地陆续公布返校时间。在 “后疫情时代”,在线教育企业该如提高留存率?

对此,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时,李威表示,不同企业产品差异化很大,用户群体、上课方式也各有不同,难以给到具体的建议。但他提示道,正式开学之后,中小学课余、周末及暑假的时间可能会缩短,这对在线教育构成较大的挑战。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想尽量地把学生转化过来,关键在于能否做到足够大的差异化。能让学生不觉得线上上课很累,是在本已非常沉重的课业负担之上额外的负担。” 李威说,从这一维度,他会更看重学生的完课率,“学生消耗课程的情况,是否在持续不断地上课,上完课后是否愿意续费,这个是最核心的指标。关键还是要把产品做好,把服务做得有足够差异化”。

(图片来自掌门 1 对 1 官网)

疫情看似为所有在线教育带去良机,但不可否认的是,眼下,在线教育早已迎来下半场,头部效应也愈发显著。同时,在多重因素主导下,不仅在线教育赛道,一级市场投资风格几乎均趋于冷静,热钱时代似乎一去不返。

盈利,是核心考核指标

对此,李威向记者表示,目前仍有在线教育公司认为,要把规模像滚雪球一样滚起来。但从经济模型上讲,它们的续费率、现金流状况等,非常糟糕。“我认为如果没有投资人击鼓传花,这样的项目就无法维持下去。不光是在线教育,投资圈里有一类很不好的做法就是,大家在早期更多去看收入的增长、规模的增长,但对经济模型不太看重。” 李威说,但这一做法在过去一年多时间内已 “多次被打脸”,多家标杆性企业遭遇重大挫折。一些二线梯队的在线教育公司已沦落到必须通过卖身的方式,才能不至于爆雷退场。

在此背景下,李威强调,“盈利作为在线教育的核心考核指标,大家一定要以相较于从前十倍的精力去关注它”,相反,所有不以盈利为目的的在线教育都是在耍流氓。对于企业来说,如果当下不能实现盈利,在未来 12 个月至 18 个月,能通过提高运营效率、缩减费用,逐渐实现盈利,这种项目如今是投资人首选的类别。

回顾从 2012 年在线教育至今的发展,李威认为,在该赛道,能跑通或可能跑通的商业模式,大致已被摸索出来,许多 “不靠谱” 的商业模式已被证伪,如教育 O2O。

“一对一” 与 “一对多”

他表示,就在线英语一对一而言,51Talk 、VIPKID 已是龙头企业,所以,在线英语肯定是一个已确认的商业模式;而 K12 大方向则包括大班课、一对一等诸多细分领域。其中,一直以来业内认为盈利最为困难的一对一模式的两个代表 51Talk 和掌门一对一,都已经实现了盈利,用实打实的利润证明了该模式的合理性,也打了不少质疑一对一模式投资人的脸。

李威认为,从商业模型上看,既然最难的 “一对一” 已实现盈利,“一对多”(无论是大班课,还是小班课)理论上也可以实现盈利。

但在实际情况中,大多数在线教育企业仍在实现盈利的道路中不断摸索,也有不少企业还在 “作死的边缘” 疯狂试探。“我觉得他们距离盈利,可能也并不是特别远,核心还是提升效率,把自己的经济模型跑通。” 李威说。

因此,对于新进在线教育行业的创业者而言,李威表示,“你想做一个细分方向的时候,要好好地去回顾一下过去七八年里面在线教育发展历程,不要再去犯以前别人犯过的错误,不要去再踩到别人的坑里面去。做一个教育企业的核心是说你的商业模式是合理的,终有一天能够实现盈利,而不是说靠规模增长怎么去烧投资人的钱。”

三、鲸鱼 or 金鱼?

随着 5G 的逐步商用,又将给在线教育带来何种影响?

在线教育的下一个方向?

李威坦言,“短期来看,不是很清晰”,但 VR/AR 可能会重新火爆。他话锋一转,“5G 设备需要一定前期成本投入,如一台 VR 眼镜的价格可能得 2000 元以上,有多少用户愿意额外花费这笔钱?倘若用户不愿购买,成本只能让公司承担”,而另一方面,5G 商用虽然让沟通更为顺畅,从而在整体上提高在线教育的渗透程度,但目前仍无法识别出其在商业模式上可能带来何种巨大改变。

基于上述原因,李威认为,在线教育 “不会在短时间内去尝试这一方向”。相较之下,出海则是一个很好的方向。

“最近我们看到,有些项目在做相关的尝试,但这需要一个比较好的切入点。因为具体切哪一块海外受众人群,需要详细分析。不同的人群带来的经济模型,其差异巨大。你需要一个非常好的产品,针对一个很好的垂直市场,选一个从经济模型上合理的商业模型。我个人很看好这个市场。” 李威说。

除了在线教育,近年来,李威还投资了星客多、丽维家、装小蜜等多个泛互联网消费项目。其中,星客多涉及美业,丽维家、装小蜜分别属于家居、装修监理类别。对此,李威解释称,核心的逻辑都是试图通过互联网去改造传统行业,通过数据去降本增效。

市场规模是首要出发点

那么,包括在线教育项目在内的多次出手背后,李威究竟秉持着何种投资逻辑?

李威在此借用了顺为资本创始合伙人、董事长雷军的一段话,“雷总说过,如果你想做一条鱼,那么一定要做海里的鲸鱼,而不是鱼缸里的金鱼。如果是在鱼缸里,你的市场就只有鱼缸那么大,你再牛也只是一条金鱼;但到了大海里,就完全是另外一个格局。”

因此,在李威看来,考察一个项目的首要出发点是看其市场有多大,如果市场只有几十亿、乃至上百亿,“我就会非常的谨慎,因为这意味着公司必须在这个小市场里面具有近乎垄断性的地位,吃掉几乎所有的小鱼,才能在财务上实现规模。这对创始人而言是巨大的挑战。与其花时间在小市场,我更愿意看一个非常广阔的市场里所隐藏的巨大机会。”

不过,在中国互联网激荡二十年之后,寻找到下一片 “大海” 并非易事。

“现在所有投资机构的核心难点,在于找到像我刚提到的大海那样的一个新方向。过去十年,互联网发展日新月异。以前是美国有什么,我们抄一下。现在中国人的创新模式比美国还要多很多。正因如此,当下新鲜的东西涌现得相对较少,这就造成了寻找过程的困难。” 李威说。

他还坦言,这对他本人也造成一定挑战,“我以前投资的公司更多的是模式驱动,例如 51Talk 或是掌门 1 对 1,一开始没有特别强大的技术,更多的是通过现成的工具进行模式创新”,而在未来几年中,因模式创新而产生的新公司相对较少,反而,通过技术进行创新的公司可能会多一些。现在,他个人在寻找投资标的时,也会关注起技术创新这一原先不太关注的方向。

不过,从更长远的眼光来看,传统模式的互联网化、消费领域的互联网化,无疑是一个更为重要的趋势。

就投资节奏来说,因疫情所造成的不便,加之二级市场近来的强烈波动,近乎所有机构的节奏都将放缓。

“所以整体上讲,我觉得 2020 年对投资人而言,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是你可以更加仔细地、慢慢地看清楚一个项目,估值上也没有那么大的压力。坏处是,创新的、可以看的项目也没那么多。” 李威说。

background

提交商业计划书

查看 被投资公司

立即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