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为资本

English

新闻动态

在顺为 | 对话南方周末:“一号文件利好下,继续重仓农村互联网。”

2017-02-14 00:00:00.0

快手能活下来,不是偶然的。它做了很多细节工作。比如在视频的时间控制、码流设计、上传下载的速度设置、培育大V的机制以及不同地区带宽和流量分发等运营细节上,快手都有独特打法。

程天1982年出生于浙江,复旦大学毕业后,先后在新加坡淡马锡和高盛高华等国际投资机构工作,参与投资的项目包括阿里巴巴、优酷土豆、滴滴打车、小米和陌陌等。

2014年,程天加入雷军和许达来创办的顺为资本,担任合伙人,重点关注农村互联网领域的投资机会,投资了目前热门移动APP“快手”。

南方周末:你在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里看到了哪些利好?

程天:“一号文件”让我印象最深的是两点,一是帮农民把农产品卖好,二是帮农民把农产品种好。这两点都需要从供给侧进行改革。

在帮农民卖好农产品上,那些能把农产品的供给和城市需求做合理匹配的项目,会呈现出巨大投资价值。尤其是能帮农民实现按需生产,增加农产品生产可预见性的项目,投资价值非常大。我们也投了一些这类公司,比如美菜。

在帮农民种好农产品上,我觉得要支持规模化和专业化生产,这就需要让农业形成一定规模化的养殖和种植,需要推动农业大户化,需要机械化生产,需要土地的集中供给,需要改革土地制度。

这次“一号文件”还提到要激活创新要素,我觉得主要就是提升农业大户使用金融杠杠的能力。在这块,我们投资了“农分期”。

发展农村新业态,也是一个亮点。这块我们投资了不少公司,主要是农村娱乐、社区、社群和社交项目。

作为VC(风险投资),我们希望双创扶持政策能进一步加向三农领域倾斜。农业的创新创业失败率比较高,需要长时间投入,没有政府支持是不可能做起来的。

南方周末:你们目前投资了多少农村互联网项目?有没有实现盈利或者成功退出的项目?

程天:我们大概投资了十多个农村互联网项目,占到我们总投资数量的十分之一左右。

主要包括美菜(农产品电商)、快手(农村娱乐)、什马金融和农分期(农村金融)、农田管家(无人机喷洒农药)、51订货网和云店互联网(农村供应链)。

这些项目都还处在投入阶段,如果他们能持续创造价值,盈利是顺水推舟的事。不过,农村互联网项目的盈利会比其他行业慢一点,它需要几年时间来做基础设施培育。

我们投的农村互联网项目,还没有退出的,我们一般也不做估值套利。

顺为主要是投AB轮为主,兼顾CD轮。但轮次不重要,只要是好机会,我们都愿意投。我们关注这个项目的可持续成长空间有多大。

南方周末:为什么三农投资失败率高?

程天:中国农业供给和需求都很分散。不同地域的农业情况差别很大。从历史上来看,中国农业的基础设施一直很薄弱,很多创新行为遇到的挫折会比其他行业大得多。

南方周末:你看好哪几类农村互联网项目?

程天:文化娱乐、金融和供应链。

南方周末:你们是怎么发现和投资“快手”的?

程天:我们在三四年前就发现了快手,但因为综合因素,当时没有投资,一直到2015年,快手C轮融资的时候我们才进入。

投资就是这样,有的好项目你会错过,有的好项目你遇到了,但当时这个项目可能又没有融资窗口。

快手很多用户来自三线以上城市,但一线城市的用户也很多。所以它不算是纯农村互联网项目。

快手能活下来,不是偶然的。它做了很多细节工作。比如在视频的时间控制、码流设计、上传下载的速度设置、培育大V的机制以及不同地区带宽和流量分发等运营细节上,快手都有独特打法。

南方周末:过去一年被称为创投寒冬,你们的投资策略有所调整吗?

程天:资本市场永远是有周期的,跟资本市场的标的物、资产质量和数量、经济周期、二级市场的运营周期等都有关联。资本市场的波动,就像春夏秋冬的更替一样,是自然现象。前几年双创很热,去年市场的短暂调整和修正是正常的。

虽然是寒冬,但只是大家的节奏慢了一点而已,市场还是比较活跃的。

今年市场的流动性和活跃度会比去年好一些。比如智能硬件市场,前几年很热,这几年有点退潮,但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智能硬件今年会再次爆发。

南方周末:听说你加入顺为资本,是雷军的一条短信起了决定性作用?

程天:每个人做重大职业切换时都会慎重考虑。我和雷总本来就很熟,大家谈了很多次加入的可能性。但任何一个决定都需要临门一脚,雷总的那条短信就是这一脚。

南方周末:雷军在短信里怎么说?

程天:就是客观地跟我介绍了一下顺为资本的规划和预期。

南方周末:你在圈内有个绰号叫“猎豹”,是因为你做投资决策时很快吗?

程天:这是一个媒体记者给我取的。我更愿意理解为,做投资要时刻保持敏锐嗅觉,当潜在机会出现时,你要有能力迅速做出反应。投资机构永远是跟机会赛跑,所以节奏要快。


Copyright©2014 Shun Wei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