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下智能装备企业「深之蓝」宣布完成2亿元Pre-IPO轮融资|顺为系

2020-11-11  被投企业

近日,水下智能装备企业「深之蓝」宣布完成了 2 亿元 Pre-IPO 轮融资,领投方为春华资本,跟投方为嘉溢创投和老股东华洲科技、索道投资、朗玛峰创投、盛景嘉成和懿锦文创等。

顺为资本曾于 2017 年投资深之蓝 A+ 轮融资。

今年 7 月深之蓝完成了 1.2 亿元的 B+ 轮融资,并在今年 10 月中旬完成了股改,按计划稳步推进科创板 IPO 进程。

深之蓝 2020 年前三季度整体业绩较上年增长近 80%。

工业品领域,除了在海洋科考,水利水电,救助打捞,水域救援、水下安保、水产养殖等领域有稳步增长以外,在海洋石油和海上风电领域有新的突破和增长。

个人消费品领域,近 90% 的业绩来自出口,疫情之下,继续深耕和拓展全球销售渠道,目前已进入海外 60 多个国家和地区。

本次融资后,深之蓝主要会在核心技术人才、水下精密制造、水下检测能力以及水下供应链能力建设四个方向加大投入,以不断实现深之蓝在水下总体设计和制造、水下动力推进、水下导航定位及水下自动控制等核心技术的积累和突破,提高产品可靠性,并逐步完成水下机器人核心部件的自主化。

深之蓝创始人、CEO魏建仓:做时间的追赶者

随着科技发展,“上能通天,下能入海”已不再是幻想,人们从未停止过对未知世界的探索。现如今,机器人也在探索的路上留下自己的身影,在人与水下世界的之间,水下机器人搭起了一座桥梁。

说起为什么创业,深之蓝创始人、CEO 魏建仓说:“当时还年轻,觉得自己有本事,总觉得自己能力没发挥出来。想基于梦想,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不想让时间白费,想创建一家让全世界尊重的公司。”于是,魏建仓选择了水下项目。

在下文中你将了解:

  • 魏建仓创立深之蓝的初衷是什么?为什么会以水下机器人作为切入点?
  • 我国水下机器人的市场空间有多大?将会应用于哪些领域?
  • 在深之蓝创业的过程中,遇到了哪些困难?

……

富兰克林说,“你热爱生命吗?那么别浪费时间,因为时间是组成生命的材料。”

2020 年 5 月,《财富》杂志发布“中国 40 位 40 岁以下的商界精英”榜单。

“魏建仓,39 岁,深之蓝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映入眼帘。

同在榜单上的,还有 37 岁的张一鸣,字节跳动创始人兼全球首席执行官。37 岁的程维, 滴滴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39 岁的周源,知乎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相比之下,深之蓝并不为众人所知。

深之蓝,2013 年成立,是一家专注于水下智能装备自主研发、生产、销售的创新型科技企业,提供缆控水下机器人(ROV)、自主水下航行器(AUV)和水下滑翔机(AUG)等产品及行业解决方案。

深之蓝的天使投资五百万,只用了 10 分钟的时间,就和第一位天使投资人达成了协议。这个速度,有点儿惊人。

过去三年,深之蓝的总体业绩实现了年均 100% 以上的增长。“如果今年没有疫情,我们的增长速度可以更快些。消费市场,欧洲渠道整个都放慢了速度。”

快些,再快些。这应该也是所有创业者都希望的。疫情,让魏建仓的脚步慢了下来。但是,他还是在追赶时间,就像他当初创业时一样。

一、“不想让时间白费”

说起为什么创业,魏建仓说:“当时还年轻,觉得自己有本事,总觉得自己能力没发挥出来。想基于梦想,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不想让时间白费,想创建一家让全世界尊重的公司。”

于是,魏建仓选择了水下项目,这与他早年的个人经历有关系。

“那时候接触过水下项目,积累了一些经验。”同时,魏建仓在水下领域,也看到了机会。

地球上 70% 以上被海洋覆盖。官方统计,人类只探索了其中的 3%。中国有 18000 公里的海岸线,有 300 多万平方公里的海洋领土。中国南海的海洋国界线有 9000 公里。

巨大的未知空间,巨大的需要开发的空间。等着魏建仓和深之蓝一起去开发。

那时,中国的水下机器人行业是一片蓝海,即使是今天,中国水下市场行业仍然处于初级阶段。

数据显示,2020 年中国民用水下机器人市场规模将达到 580.65 亿元,其中资源勘查类水下机器人市场规模为 241.5 亿元,市场占比为 41.59%;安全监测类水下机器人市场规模分为 194.3 亿元,市场占比为 33.45%;搜索救援类机器人市场规模将达到 68.3 亿元,市场份额为 11.75%。

没有哪个创业者的路途不是坎坷的,对于一片蓝海市场,未知的,同样也是艰难的。

“做了才知道,没人做,是因为太难了,如果当初知道这么难,可能就放弃了。”

由于海底工作环境复杂恶劣,能见度低,对设备和控制系统要求较高,行业供应链的不成熟,产品价格也十分高昂。

二、“上千次的实验”

创业的开始,也意味着在黑暗中摸索。在水下机器人落地应用方面,中国是后起者,目前仍处在奋起直追过程当中。中国也缺乏水下机器人民营企业。

“因为我们什么都没有,大量的技术和装备都很缺乏。更别说可以服务于场景的产品,可以给客户提供价值了。过去,基础零部件都是购买过来的,组装研发成本非常高。买部件又非常贵,必须要靠自主研发,研发自己的控制系统,完成核心技术控制。”

科技创新,永远伴随着失败,马斯克的火箭多次发射失败,魏建仓的试验也历经无数问题。

“最难的是推进器的研发,核心是发动机。经历了上千次的试验,出现了上千次的问题,解决了上千次的问题。”

所以,对于同行的抄袭,魏建仓也从不担心。

“他们不懂得水是什么,不知道在上万次的实验中,从无数次失败中找到正确的途径。”

魏建仓说的轻描淡写。但当时的他,是彻夜难安的。

“担心失败,困难也很多。这一关过不了,公司就会死。要么去死,要么就解决掉。”

关于创业者的品质,魏建仓认为最重要的是不忘初心、坚持的精神和组建团队的能力。

你若认真做一件事情,自然有人会来帮你。

魏建仓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团队在研发期间,长时间住在公司。许多研发小伙伴,一觉醒来,第一件事情就是跑到水池边去看实验数据。”

魏建仓反复强调学习和认知,他说“如果我的认知水平能提高 10 分钟,就能帮助公司减少不少成本。在产品研发上,想的挺好,但是探索期间,还是会出错的。”

这个行业是人才密集型的公司,没有人才就很难推进,但是用错了人,可能代价更大。

“如果用不对人,会影响后续的时间”。魏建仓的焦虑,总是来自于时间不够用。

对于人才,魏建仓最看重三方面的能力“第一,要有学习能力;第二,有坚持精神,第三,有乐观的精神,能够拼搏向前。”

上天从不会辜负一个无比勤奋的人。魏建仓的时间也确实是有价值的。

三、“让时间有价值”

深之蓝在行业中努力积累各种能力,在客户提出需求后就可以快速解决问题。

2018 年,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江,因为长江水水流大且十分浑浊,潜水员搜寻的难度非常大而且危险,在异常恶劣的环境下,深之蓝水下机器人到达现场后用不到半小时的时间成功定位到了坠江车辆。

2019 年 1 月,习近平主席到天津考察,得知是深之蓝的水下机器人参与了当时的救援活动,给予了高度的认可。

深之蓝参与救援重庆公交坠江事故

“我们与欧美国家有一定的差距,这是事实。但是部分领域已经超越国外。在消费领域,我们是引领世界的,我们的产品很受欢迎。”

他回忆起在今年 CES 大会上的事情。CES 大会,是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的简称,每年 1 月在美国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举行,由消费电子协会赞助。在展览期间,会有许多产品的预览或宣布新产品。CES 大会,是批发商、连锁零售商、开发商等世界级卖家采购的理想场所。

“我们的产品在 CES 上推出时,很多科技界名人都在问,产品是谁研发的。我当时在休息室,经常有人冲到休息室,冲着我竖起大拇指。我们的产品,他们是认同的。”魏建仓自豪的情绪溢于言表。

深之蓝在CES大会

关于“水中大疆”的这个叫法,魏建仓很自信,他认为深之蓝在行业内,是担当的起的。但是,这当中也有太大的区别。

“大疆本质上是会飞的相机,卖的是照片,容易被人获得。但是,深之蓝传递的是皮肤的感觉,通过眼睛不容易看到,必须亲自在水里试,才能感受的到。”

这也是深之蓝面临的挑战。

“困难的是人们的认知。”

如果用个一词来形容自己,魏建仓选择了“真诚”二字。

真诚地对待自己的时间,真诚地对待自己的事业,真诚地对待自己的团队。

未来的挑战还有很多,需要解决的问题依然也很多,他说“希望像现在一样努力去解决问题。”

预测未来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它创造出来。就像泰戈尔所说,“像一支和顽强的崖口进行搏斗的狂奔的激流,你应该不顾一切纵深跳进那陌生的、不可知的命运。然后,以大无畏的英勇把它完全征服,不管有多少困难向你挑衅。”

background

提交商业计划书

查看 被投资公司

立即提交